这些发明家就“潜伏”在我们身边(组图)



商悦传媒   2019-04-05 20:49

导读: 有人说过,世界上一切物质资源都有可能耗竭,但只有发明创造是人生生不息的动力。说到发明,或许你会认为它...

  有人说过,世界上一切物质资源都有可能耗竭,但只有发明创造是人生生不息的动力。说到发明,或许你会认为它高深莫测,岂非常人可以驾驭?但生活就是这样,总是充满创作的灵感和动力,有些人动动脑、动动手,就能把千奇百怪的想法变成现实,如同魔术一般,是那么神奇。他们的发明不一定多么伟大卓越,也许仅仅是微不足道,仅仅是朴实耐用,但正因为他们的匠心独运,因为他们的智慧,我们的生活才变得更加多彩。

  4月7日上午,阳光正好。在榆社县箕城镇北泉沟村一户农家小院里,一位老人正守在一个机器旁边摆弄着什么。老人名叫孙晋文,今年69岁,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他先把机器的电源插上,然后再把和好的面团放进面筒里,随着机器不停地转动,一条条两边尖中间粗的“银鱼儿”很快翻滚进盆中。

  它是老人去年刚刚改良好的机器,适合饭店、食堂之类的地方使用。听闻这里有这样的机器,不少人慕名前来,考察一番后,纷纷要求老人给他们组装一台,售价5000元。孙晋文说,他现在手里的订单有10个,近的有太原,远的就多了,安徽、大连、西安、黑龙江……很多省市的人都找他求取机器。因为人力有限,老人说,他只能接10台,还有不少人打来电话订制,只能婉拒。

  剔尖是山西人最喜爱的面食之一,晋中尤胜。在榆社,剔剔尖更是农村妇女必学的技能。孙晋文从小跟着奶奶长大,一直对奶奶做的剔尖情有独钟。后来奶奶年龄大了,孙晋文便想发明一种“剔尖机”,能让奶奶在剔不动剔尖的时候,也能吃到好吃的剔尖面。

  18岁时,孙晋文在榆社县铁木工业社里当了一名铁匠。由于每天高强度工作,吃饭不规律,患上了胃病。几年之后,他放弃了那份工作,回到了家。由于体质弱,他成了村生产队的自由流动人员,主要是为农民搞修理加工服务,种地的锄头等农具都是他负责。这个岗位恰好给喜欢摆弄器械的孙晋文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工作的同时就有很多机会和时间去钻研自己想做的事儿,他总是琢磨着各种机械,研究机器如何能够代替双手,如何提高生产效率。或许是有天分,很多别人发现不了的生活小窍门他都能应运自如。

  从一个便于折叠存放的板凳开始,孙晋文不断有新的发明:带有减光镜片防烟雾电焊护眼罩、耐用型铝锅底、变废为宝用塑料制成的节能环保棺材……这些大大小小的发明有的用时一两天,有的则需要几个月,这些发明他进展得都比较顺利,但惟独做剔尖机的事儿进展艰难。

  小学文化的孙晋文不会画图纸,所有的构思和设计只能藏在脑子里,凭自己的实践经验,他一点点地琢磨机器应该是什么框架,需要些什么零件,怎么操作,如何运作……这些问题几乎日日夜夜都盘桓在他的脑海中。

  很快,他就用木头制成了一个剔尖机的模型,模型基本可以运作。接下来就需要把它转化成实物,可这个转化难度非常大,每一个零部件都需要思量定夺,一次不行再来一次。数不清经历了多少次失败,孙晋文的剔尖机始终没有成功。“打铁人,翻个手,养活十来口”。在20世纪70年代,因为铁匠的手艺,孙晋文在村里早已经是“万元户”,为了研究剔尖机,他跑前跑后找工人做零部件,先后“砸”进去很多钱,一家人也是坐吃山空。家人多次劝阻无果,妻子与其分居,儿女们也与他少有来往,但孙晋文始终充耳不闻,依旧一心埋头搞他的研究。

  村里人都说他疯了,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搞那些没用的,不仅没挣钱,还要往里面搭钱。顶着巨大的压力,孙晋文的发明渐渐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当所有的零部件都已就位后,孙晋文自己打铁改造基架,剔尖机基本粗具规模。它的设计并不复杂,由基架、面筒、浸水设备、压面板等简单器械组成,使用时只需把和好的面放进面筒,面筒出面后剔尖杆自动剔面,再由浸水口进行喷水以防面条粘连,结构简单、操作方便。

  可是,当他拿面团进行试验时,却总不尽如人意。机器总是不能连续运转,剔一根就“卡”住了。怎么样才能做出一个能连续运转的剔尖机呢?这个问题困惑了孙晋文好多年。他先后用钢丝绳、胶皮等进行了多种尝试,都以失败告终,这些材料的韧性都不够长久。最后,他用一根自制的弹簧作为缓冲解决这个大难题,机器终于可以伸缩自如,连续运转。

  就这样,孙晋文的第一台剔尖机终于问世。他请邻居们试吃机器做出来的剔尖,尽管大家对这种剔尖的口感赞不绝口,却也提出了手工辅助费劲、效率低等诟病。孙晋文决定继续改进机器。

  从开始发明剔尖机起,它身上的零部件基本都需要花钱制作,高额投入几乎花光了孙晋文所有的积蓄。机器改良就是一种高风险投资,每一次的改进,每一次的投入,并不意味着最终会成功,也许又是一次失败。

  思虑再三,孙晋文只得向女儿求助,他以自己患胃病为由,用“骗”来的600元医药费购买了电机等设备,对“剔尖机”进行了升级。得知后的女儿一气之下将“剔尖机”卖到废品收购站,无计可施的孙晋文只好拿家里惟一的电器——电视机,换回了自己心爱的“剔尖机”,同时还换得几块废铁作为升级“剔尖机”的原料。

  不断尝试,不断突破,孙晋文的剔尖机逐步升级换代,有了很大的提升和进步:机身主材质从铁变换为不锈钢,增加电机作为驱动力,变换齿小,提高剔面的速度;缩小整体的体积;通过控制压杆儿的力度来决定剔尖的粗细……

  几经波折,孙晋文终于拥有了一台满意的剔尖机,与普通剔尖机剔出来的硬面相比,孙晋文的剔尖机剔出来的是软面,不仅剔尖的样子好看(又细又长),口感更是又滑又软,让人难以忘怀,这是他众多发明中最骄傲的成果。

  去年9月份,孙晋文的剔尖机登上了央视科教频道《我爱发明》的舞台,在亿万观众的瞩目下,7名剔尖高手正与他的剔尖机比试,同样大小的面团,剔尖机以绝对优势获胜。从此,孙晋文的剔尖机有了另外一个名字“疯狂剔尖侠”,同时他也获得了该产品的专利权,他期待着自己的发明能惠及更多人。

  “孙晋文谋得狠,做啥他也做不成,小学文化搞发明,天上不会掉馅饼。”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村里流行起这个顺口溜。在别人眼里,我就是个发明疯子,很多村民都不理解我,不相信我能成功,他们觉得,发明这种东西哪是谁想干就能干成的?有知识、有文化的高学历人都不一定能成功,我一个只有小学文化水平的人就能搞成?可是,不管别人怎么说,我谋住的事,就一定不会轻易放手,也许就是我的这股倔劲儿,才让我有了现在的成绩,这大概就是坚持的力量。

  确实,我文化程度不高,没文化让我吃了不少亏,也走了不少弯路。在剔尖机之前,我曾研发过“饸饹机”,使用简便快捷,比以前的机子进步不少,很快就被人仿制了,县里不少人用的都是我改造过的饸饹机。后来,我的专利也没有申请成功。基于这次教训,我发明了剔尖机后,就赶紧申请了专利,不希望自己的成果再被人窃取。

  现在的科技这么发达,可我不会上网,不会从网上查资料,也不研究什么专业书籍,靠的就是自己长期生产实践的经验。我不懂数理化,一道简单的数学应用题,或许别人用个公式啥的就一下子解决了,可我用的就是最原始的笨办法,一个一个地数数,虽然慢了很多,但还是能得出结论。这跟我发明剔尖机一样,就是一个劲儿地“钻”!

  现在的我本应该颐养天年,可我还是喜欢发明,我想让自己的爱好变得更有价值,搞发明就是自我价值的体现。我拥有十余项专利,但依旧不想“退休”,还想研究出更多更实用的东西贡献给社会,辛苦也好,艰难也罢,我乐在其中!

  50岁的于建明,瘦瘦高高,精神矍铄,是生活在省城的一位普通市民。认识他的人,都称他是“民间鲁班”。他不抽烟、不喝酒、不喜欢打麻将,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喜欢琢磨研究点啥:可调扶手的椅子、语言学习编辑机、笔记本支架……这些都是于建明在生活中成功研制的实用小发明。

  这些天,于建明正在四处奔走,想要在中学校园里推广他最新发明的物件——内藏读书架的桌子。乍一看,那就是一张普通的书桌,大小、高低、基本结构等与普通课桌无异,惟一的区别就是桌子的正上方有一个可活动区域,轻轻扳起来,里面可以延伸出一个细长的书架,供人阅读,其高低前后均可灵活调节。

  “别看它简单,其实内部大有玄机!”于建明说,与市面上销售的学习课桌相比,他发明的这个桌子带有内置的书架,外观简洁大方,方便学生阅读的同时,更重要的是有助于学生集中注意力,提高学习效率。这个结论是他和好友一起邀请数十名学生进行免费体验后得出的。

  之所以会有发明书桌的想法,还得从他的上一个发明说起。2012年左右,当笔记本电脑成为人们的必备装备时,于建明发现长时间用笔记本上网,脖子等部位很不舒适,于是,他自行研发了一款可调式的电脑连体桌椅,再使用电脑时就方便多了。后来,有人跟他提议,比起电脑桌而言,读书写字的课桌覆盖人群更广,要是能设计出一款便于学生读书写字的书桌就好了。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于建明开始琢磨研究出一款理想的书桌。

  起初,于建明只是发明了一个独立的书本支架,可以放在书桌上。东西做好后,于建明拿着它去了省城一所学校请老师观摩。一位老师告诉他,尽管确实能起到支撑书本的作用,但是这么个东西不用的时候往哪儿放?摆在桌子上很占地方。听取了这个意见后,于建明回家又对其进行了改良,发明了翻盖式带书架的桌子,桌子底部有一个箱体可以用来存放书架。可是,新的问题又出现了,取放书架时会发出很大的声响,这样的噪音很不适合在安静的课堂环境上出现。于是,对桌子又进行了改良,将读书架做成为伸缩式的,整体构架简洁不少。“一个人要是坐得歪七扭八的,肯定精神萎靡,几乎不能好好专注于一件事。”于建明说,良好的坐姿有利于一个人情绪稳定,能更容易集中精神,他发明这个书桌就是想要帮助孩子们尽可能地保持一种良好的学习状态,视力不下滑,坐姿不扭曲。

  之后,于建明的这款桌子成功申请了国家专利,一部分课桌在朋友开的培训学校里使用开来,但想要进入广大校园被更多学子接触,还需要经过相关部门的严格审核和批准,似乎没有想像中那么容易。

  在众多的发明中,让于建明最得意的还是他自行研发的手脚并用自行车。这辆两驱自行车要手脚并用,手摇驱动前轮,脚蹬驱动后轮,骑自行车锻炼脚的同时,手也得到了锻炼。

  最初萌生发明这种自行车还是在1994年,当时的于建明在一次骑车爬坡的过程中,感到非常吃力。于是,他便突发奇想,如果自行车上能安装一对摇臂,手脚并用驱动自行车前进,这样骑车过程岂不是会省力些?

  说干就干,随后于建明便在废旧二手车市场淘了一辆自行车进行研究,尝试把链条接到把儿上。可是,想着容易,要达到预期的效果却很难。费劲儿改装后的自行车,总是“掉链子”,没法正常使用。

  多次尝试失败后,他放弃了。直到2000年上海召开自行车博览会,得知这一消息,于建明驱车前往想一探究竟,看看有没有他预想的手脚并用自行车。转了几天,也没看到这样的款式,这再次激发了他的创作,回到家后,于建明重新开始研究。

  说来也巧,某一天在逛旧货市场的时候,于建明偶然间看到了残疾人使用的代步车,它自带手摇型的杆儿。这让他大受启发,经过细心研究,终于做出了一辆不再掉链子的两驱自行车。骑行时,动作颇像打传统太极拳,于建明曾戏称为“太极自行车”。

  其实,发明“太极自行车”的人并非于建明一人,在央视一档发明类科普节目中,就有人有过类似发明。当时,栏目邀请的现场专家曾点评说这款自行车想法是好的,但最大的弊端就是危险系数很高。

  确实,“太极自行车”只能慢慢骑,闸离摇臂太远,需要捏闸的时候得先把双手腾出来。如果速度快了,就比较危险。

  后来,于建明开始给车子加闸,致力于提高它的安全性。可是总也不成功,摇臂一摇,闸好像就会纠缠在一起,总没有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困惑很久的他一急,索性把摇臂和闸一起放在手里晃动,结果发现两者根本不会纠缠,车闸的问题迎刃而解。

  现在,在于建明的家里,这样的自行车有六七辆,有二八式的,有二六式的,还有山地自行车式的,其中几辆还加了安全气囊。

  曾有外地厂商想要批量推广这种自行车,但毕竟是有安全风险,他的这一发明始终没有推广开来,涉及到人身保险方面的一些问题。

  相比之下,于建明说他更希望自己研发的课桌能大量推广,如果有人愿意,他会捐出10套先免费试用。

  因为喜欢,我上大学时选择了无线电专业,因为接触到了无线电专业,我渐渐对发明有了兴趣。这并不是说这个专业多有趣,极大地激发了我的发明,而是专业课老师的一段话点醒了我。

  “科技很发达,无线电子方面的科学技术也是日新月异,很多产品更新换代特别快,你今天学得电子管也许不久之后就会被淘汰,我们这个专业的学生都应该有这样的思想准备,去努力学习一些永恒的东西。”这句话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里,也改变了我的思想和生活方式。

  在我的世界里,除了正常工作之外,我喜欢把时间精力放在更有实际意义的事情上,不喜欢用它来做抽烟喝酒之类无意义的消遣。诗人通过写诗直抒胸臆,我则通过发明来表达自己对于生活的热爱。这么多年来,发明创造就是我最大的消遣方式,想研究了就去鼓捣鼓捣,不想研究了就暂且放一放,我不以此为生,所以,没有任何压力,完全是在轻松愉悦的环境中做的事。同时,除去本专业知识外,我渐渐接触了生理学、心理学等科目,这些知识愈久弥香,很有魅力。这对后的研究发明都有很大的帮助。

  我研发的东西并没有太多的经济投入,很多都是生活中的废弃品,比如,发明课桌时的第一张桌子是一个房东遗弃的。那家房东是我的朋友,他的房子收回后,屋里留下了那张桌子,当时它摆在厨房,全是油腻,脏兮兮的,朋友准备扔掉,被我拿回了家。像这样的情况还有很多,发明不一定要多宏大,很多生活中的东西都可以赋予其智慧,让它发光、发亮。

  我喜欢与各行各业的人交流,教授也好,基层职工也罢,每个人身上都有我值得探讨和交流的东西,在与之交谈的时候,不同人的思想火花发生碰撞,能带给我很多启迪和提示。长时间琢磨不通的东西,保不住哪句话就点透了我,给了我很大灵感,这就是全神贯注一件事之后的一触即发。

  4月5日下午,在省城府西街华宇写字楼的一间办公室里,一个中年男士正和一个年轻的女孩热烈地探讨问题。男子名为赵福星,女孩名为赵晓辰,他们是一对父女。

  说来,他们讨论的话题是围绕地漏展开的,这个地漏并非是市场上现有的产品,而是他们自行研发的。也许是天性,也许是遗传,父女俩都对机械研发很感兴趣,一聊到这方面的事儿,俩人总有说不完的话。像这样的讨论对于这对父女而言可谓常事。

  晓辰是一名80后女孩,性格乖巧可爱,但与绝大多数女孩不同的是,她喜欢机械类的研究,对这些东西很是敏感,一点就通。当同龄的小女孩抱着洋娃娃玩过家家的时候,晓辰却对可拆装的玩具有浓厚兴趣,她的动手能力明显比同龄人强。上大学时,她选择了机械工程设计专业,在清一色的男孩中间,她是为数不多的女生之一。借助学校出国交流的机会,晓辰在机械化水平最发达的德国进行了7年的学习,回国后,晓辰加入了父亲的公司,与其一起作战,研发产品。

  之所以想到要研发地漏,还得从赵福星的工作经历说起。大学毕业后赵福星在省城一家研究所从事研发工作,后来辞职经商,做起了卫浴产品的代理商。近20年的时间里,他接触了不计其数的地漏种类,有进口的,有国产的,价格高低也各有不同,可小小的地漏总是暴露很多问题。

  一次,赵福星接到客户投诉说,买了他们家的浴室柜,却总有一股味道。赵福星去住户家查看时,才发现问题不在卫浴产品上,而是在地漏上,这让他也很无奈。“之前住在研究院的旧宿舍时,经常能看到一楼邻居家总有水往外溢,如果地漏能发挥到它的作用,这样的情况其实不应该发生。”赵福星说,接触的失败案例多了,他便萌生了研发一款品牌地漏的想法。

  对于研发出身的赵福星而言,构思设计一款产品并非难事。“因为明白它运作的原理,所以,在做产品设计的时候,这些都不是难事,难就难在如何转化为产品。”赵福星说,设计思路有了,他需要开始具体实施和操作。2012年左右,赵福星组建了自己的研发团队。起初,团队共有4个人,除了负责总协调的赵福星外,还有一名结构工程师、一名资料收集员和一名实验验证员,大家各司其职,齐心协力开始了潜心研究。3年多的时间里,一次次的讨论,一次次的实验,光模具就换了有几百套,其中不少是因为达不到设计指标等原因废掉了,时间、人力成本更是不可估量。去年下半年,他们的第一套产品终于诞生。与普通地漏相比,赵福星团队研发出的地漏在结构上进行了创新式的颠覆,它的主体材质是一种很有韧性的塑料,地漏的底部体积也比一般地漏大,这样的设计实现了“大流量”的目标。不仅如此,水封也比普通地漏大,哪怕是长时间不用,也不会干涸。为了实现防返溢的效果,团队共同研发出了双浮力球装置,可以抵抗高达6米的水柱压力。“快速排水、超大水封、独特防返溢这就是我理想中的品牌地漏,”赵福星说,经过严格测试,他发明的地漏完全符合甚至高于国家规定的标准。有了重大突破后,赵福星开始拓展产品的种类,在女儿的协助下,他们还发明了洗衣机专用地漏等产品,继续做着后续产品的研发和跟进。目前,这些产品也都已经获得了国家发明专利。就目前而言,他们发明的地漏已经投入生产了,只是还未全面推向市场,只在太原部分试点有销售。

  因为地漏的整体结构都有了大的改变,所以,要真正推广到市场上还会受到一股无形的阻力。“普通地漏底部体积小,我们这款地漏比较大,所以,装修工人在施工时就需要将地面挖深一点,挖厚一点。要改变十几年来的安装习惯,或许初期会不适应,但只要交流得当,这些也都不是问题。”赵福星说,他希望自己发明的地漏不只是简单的地面排水器,更是十分重要的安全防护装置,能起到防止地面水淹、隔绝公共区管道内细菌扩散等作用,希望它能成为千万家庭卫生间安全的保护神。

  搞发明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需要长时间的积累,从经销商变成制造商,这个转身我用了19年的时间。跻身卫浴行业多年,对于电子电器产品、零配件开发等领域,我都有所涉及。公司在寻找研发项目时,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地漏这个司空见惯的产品,我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研发一款全功能地漏。有了团队的支持,我们的研发总算有了成果。

  好奇心是搞研发首要的前提,但更重要的是要“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很多东西都是融会贯通的,学习和积累是很重要的过程,没有这个过程,再有好的想法也只是空谈。